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628659222的博客

世事短如春梦,人情薄似秋云,不须计较苦劳心,万事原来有命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做事积极热心,2富热情动力,3勇于接受挑战,4乐观进取,5坦白直率,6重承诺讲义气,7不畏权威,8下决定快捷

网易考拉推荐

曾国藩: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   

2015-12-19 17:05:14|  分类: 中国地理人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曾国藩: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
两岸一家
12-17 21:25
曾国藩: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微信号:pinduzgf
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。——《孟子·离娄上》
1
湘潭之战的胜利,让水深火热中的满清朝廷看道了一丝光亮。但曾国藩和他的湘军却没有得到实质的好处。曾国藩依然是虚衔,依然在为粮饷发愁,依然要与一帮官员纠缠。
地方官员依然不配合:你曾国藩没钱没权的,凭什么要配合你?
没过多久,曾国藩被咸丰一纸命令调到江西作战。
当时的江西巡抚陈启迈对曾国藩指手划脚、呼来喝去,曾国藩忍无可忍,上书弹劾陈启迈,虽然咸丰将陈启迈革职查办,但曾国藩此举也彻底得罪了整个江西官场,地方官员处处与曾国藩作对,连他的兵勇也被毒骂痛打、遭受侮辱。曾国藩的尊严简直就被踩到了地上。
2
正当曾国藩苦恼之际,曾父去世,曾国藩有了一个脱困的机会,于是给咸丰上书说自己打仗得有地方支持,但地方官员种种不配合,因为他没有决定他们的升降的权力……
曾国藩把自己的委屈和苦恼一股劲地倒给咸丰,意思很简单,我要回家守孝去了,你要想让我留下来,给权、给钱。
但是,咸丰不为所动,反而跟曾国藩较上了劲儿,没了你曾国藩,大清的天就塌了不成?正好赶上太平天国内讧,看起来朝廷的形式一片大好,咸丰就不怎么在意曾国藩了,于是批准曾国藩在家守孝三年,相当于解除了他的兵权。
辛辛苦苦给皇帝在前线拼死拼活,居然会得到这样一个结果!都说飞鸟尽,良弓藏……这反贼还没灭呢,你就用不到曾国藩了?
3
咸丰的态度让曾国藩愤怒、想不通的同时,湖南那帮官员却个个像过年似的喜形于色。
因此,曾国藩满腔怒火,开始骂江西官员,骂家人。当然,别人也在骂他,尤其是左宗棠骂的最狠,也引来了长沙的大小官员的咒骂。在这种情况下,曾国藩吃不下饭,睡不着觉,甚至想出家。
于是,他找来《德道经》《南华经》等书阅读,在这个极度痛苦的时期,重读这些作品,他居然觉醒了。
4
在为人处世方面,孔孟之道讲究直率、诚实,而申韩之道讲究以强碰强、以硬对硬,老庄呢,则主张以柔克刚、以弱胜强。
“天下之至柔,驰骋天下之至坚”“江河所以为百谷之王者,以其善天下”,地低成海,人低成王,曾国藩把老庄的言论对比自己过去的行事,他过去直截了当,用的是儒家的至诚和法家的强硬,看起来干脆痛快,但是四处碰壁,成了一个官场的失败者,从皇帝到地方官员,都不理解他,都是他的敌人,都是他成就大业的障碍。读到这里,想到这里,他豁然开朗了。
从此以后,曾国藩做事变得圆通起来。他在日记中写道:
昔年自负本领甚大,可屈可伸,可行可藏,又每见人家不是。自从丁巳、戊午大悔大悟之后,乃知自己全无本领,凡事都见得人家几分是处,故自戊午至今九年,与四十岁前迥不相同。
他把在家守孝这两年,自称为“大悔大悟”之年。
随着局势的变化,在胡林翼、骆秉章等极力奏请下,曾国藩得以起复。
曾国藩离开家乡后,首先就去长沙拜访骆秉章、左宗棠以及湖南的文武官员,甚至连小小的善化县衙他也亲自拜访。湖南的一众官员发现曾国藩变了,对他也不排斥了,都表示全力支持他。
曾国藩哪里变了?
第一,身处官场,他做人圆通了。
“余生平不讲文饰,到处行不动,近来大悟前非。”“官员及绅士交际,则心虽有等差而外之仪文不可不稍隆,余之所以不获于官场者,此也。”
这真是活出来的人生经验啊!在官场生存,必须习惯官场上虚与伪蛇的那一套。同样,在职场也是,做一个超然、独特的人不难,但是和光同尘才,顺应时势才是王道。对大多数普通人来说,做事和做人真的是两回事。
曾国藩的这种转变,让他在官场如鱼得水,“再至江西,人人惬望”,从此做事也顺利得多。他自己也满意地说:“吾往年在外,与官场落落不合,几至到处荆榛。此次改弦易辙,稍觉相安。”
第二,对待皇帝,他懂得退让、迂回。
早年的曾国藩因为奏折《敬呈圣德三端预防流弊疏》差点被皇帝给杀掉,可见他的性子太直了;在湖南刚练兵那个时期,他对同僚不假辞色,给皇帝上奏折也句句如钢似铁。尤其是他的奏折,皇帝给他下过多次指示,都被他以不合实际为由直接顶了回去。
咸丰肯定心中不满,让咸丰认为他难以驾驭,生怕尾大不掉,更不敢给他权力了。
而再次出山之后,他奏事风格大变。咸丰怎么说的,“汝此次奉命即行,足征关心大局,忠勇可尚。”看来,领导还是喜欢听话的,而不是刺头。
第三,他不再慎于保举,而是“同流合污”了。
当时的官场“滥举”之风很盛。哪怕小胜,领兵大员都会拼命保举自己的属下,不管出没出力,上没上战场,都会均沾好处。之前的曾国藩自然是看不惯这种风气,自然做起这种事来也很“诚实”。
同样是收复武汉,曾国藩仅保举三百人,受奖人数仅占出征队伍的百分之三。相比之下,胡林翼攻占武汉一次即保奏三千多人,受奖人数竟达到百分之二三十。
你对下属这么苛刻,让下属都看不到希望,谁愿意跟你混?拼死拼活地上战场,不就是为了升官发财嘛,忠义是不能当饭吃的,下属也得吃饭养家的。复出之后的曾国藩“揣摩风会,一变前志”,大力保举,将朝廷名器视为自己的私恩。
在十多年的带兵生涯里,曾国藩湘军各营保举的武职共达十几万人,其中三品以上的不下数万人。而文职官员中,有二十六人成为督抚一级的大员,五十人成为三品以上的大员,至于道、府、州、县的官员更数不胜数了。
为什么保举了那么多人,出名的没几个?
大多数人求的无非是升官发财,名留青史的那个,只能是曾国藩。推己及人,多为他人想,你就是众人的中心。
第四,治军不再一味从严,而是宽严相济。
领兵之初,曾国藩对军中用钱看得很紧,不但自己分文不取,也严格禁止部下获得灰色收入。而再出山后,对于抢劫所得,他通常“概置不问”,采取宽容态度。湘军攻下南京后,城中财物抢劫一空,竟无一银交与朝廷。
头条号 / 两岸一家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